崔家坝的“文衙门”与“武衙门”

贺孝贵

在恩施市崔家坝镇,一直有一个说法,在清代,必赢365,集镇街上建有文衙门与武衙门。当地现在还有衙门巷与校场坝的地名,据说衙门巷就是修文衙门的地方,校场坝就是武衙门军人练兵的地方。

这个说法并非传说,当地确确实实建过文衙门与武衙门,不过文武衙门的称谓是民间版本,规范地说,是清代政府在那里设立过巡检司署与把总署。

巡检司是封建时代政权机构之一,始于五代后唐庄宗(923-926年)设置,官名巡检使,省称巡检。宋时于京师府界东西两路,各置都同巡检二人,京城四门巡检各一人,又于沿边、沿江、沿海置巡检司,掌训练甲兵,巡逻州邑,职权颇重。明清时,凡镇市、关隘要害处俱设巡检司,巡检为主官正九品,归县令管辖,职权虽卑微但仍重要,其职责主要是把守关津要道、盘查过往行人,还要参与地方社会控制,缉捕盗贼,维护治安。

崔家坝与建始县交界,建始县清乾隆元年(1736年)从四川省划入湖广省施南府,其前崔家坝集镇是与四川省界交临的口子镇,其后为与本省建始县界交临的口子镇,故历来有恩施县乃至施南府东大门之称谓。民间亦传说文衙门掌管鹞子印,其印即是有乌形钮的关防大印。

恩施县署有三个辅政机构,一为县丞署,二为巡检司署,三为典史署,当时县分三里,即市郭里、都亭里、崇宁里。市郭里为县域城区与南部地区,典史署设城内,由典史协助县令分管;都亭里为县域北部地区,县丞署设在城北马者集镇,由县丞分管;崇宁里为县域东部地区,巡检司设在崔家坝集镇,由巡检使分管。清同治版《恩施县志·公署·文署》载:“巡检署,在县东一百二十里崔家坝。”巡检司虽有兵,但不属于军队协署,而属于政府体制文署,受制于县令,拿今天的话来说,是属于政府序列的公安编制,巡检使只能算文职官员,民间称巡检司署为文衙门是有道理的。

巡检使官阶只是九品,是封建时代九品官位制中的最末等,但作用很重要,清政府于雍正六年(1728年)将明设施州卫改施县,次年改恩施县,即开始在崔家坝镇设巡检司,至清末担任巡检使的有任继美等多人。而今,这些人的行迹,只有王乃斌留下二三事,可供我们了解。

其事一,修建了崔家坝引水渠。因崔家坝集镇严重缺水,王乃斌解民之难,修了引水渠,人称王公渠。据清光绪十年(1884年)编的《施南府志续编》载:“王公渠在恩施崔坝汛。先是坝人食水在羊耳山之庆潭口,距坝十里。平时艰於担运,旱则涓滴为珍。光绪七年,知府王庭桢区划由潭导水之方,並捐廉,委巡检王乃斌集资,督工浚之。渠成民悦,名以‘王公’”。此渠在清末毁坏,民国七年,靖国军将领柏文蔚率部驻崔家坝,对王公渠维修利用,因此民间又称此渠为柏公渠。

其事二,设立了崔家坝社仓。《施南府志续编》载:“崔坝社仓在文昌宫内,光绪八年建,存谷七十余石。王乃斌《记》:‘《周礼》大司徒以荒政,十有二聚万民。嗣是常平创于汉,义仓建于隋,转运丰备行于唐宋。救荒之政,亦綦备矣。我国家子惠元元,饥寒廑虑,常平诸仓遍设於郡县。偶迂偏灾,又截漕发帤以赈济之。实前代未有之殊恩也。光绪建元之三年,各大宪奉部檄,饬捐积谷,建立社仓,分置各乡各里。厥社一遵朱子之法,尤为便民之善举,民亦知上之代谋其身家者,无不欣欣然,输将恐后,期于速成……九年仲春,余奉檄权建邑丞篆,承事绅耆恐余久役於建也,佥谋刊石垂示及后。爰从其请而为之记。’”

其事三,题刻了鹤峰口石刻。鹤峰口石刻位于恩施市沙地乡鹤峰口村一石崖,从右至左横刻“鹤峰”两个大字,颜体,每字50厘米见方;大字右与左各竖刻一行小字:“光绪十三年丁亥夏”,“施州参军王乃斌题”,每字8厘米见方,仍为阴刻颜体。整件石刻笔力遒劲,潇洒气派。石刻题款告诉我们,其题作时间为清光绪十三年(1887年)。作者自称施州参军,参军即“参谋军务”,原为军职,宋以前为地方政权的低级官员“录事参军”的简称,元代废除。明清时期为经历官的别称,明代改施州为施州卫,清代改施州卫为施南府,王乃斌称自己为施州参军,是借用古官制名称与职衔,其实际官职应是施南府经历。从王乃斌为崔坝社仓写的《记》上可知,他于光绪九年由恩施县巡检使调任建始县县丞(官阶从九品升至八品),其后调任施南府经历(官阶从八品升至七品),光绪十三年仍为施南府经历时题写了“鹤峰”两字,时人镌刻于石。

0
本站仅供体育资讯和直播查看!只用于网络娱乐游戏和体育爱好者参考浏览,请自觉严格遵守所处地区的相关法律!